比较吉非替尼(gefitinib)和厄洛替尼(erlotinib)阿法替尼(afatinib)医治肺癌发生皮肤毒性几率更高

  • A+
所属分类:疗效
摘要

  表皮生长因子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EGFR-TKIs)已广泛应用于医治非小细胞肺癌。目前的临床研究中主要报道过四种皮肤毒性,包括痤疮样皮疹(60% – 94

  表皮生长因子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EGFR-TKIs)已广泛应用于医治非小细胞肺癌。目前的临床研究中主要报道过四种皮肤毒性,包括痤疮样皮疹(60% - 94%),皮肤瘙痒(16% - 60%),皮肤干燥(4% - 38%),以及甲沟炎(6% - 12%)1、2。但在同一类患病者中尚没有直接比较不同EGFR-TKIs皮肤毒性的发生率及严重阶段的报道。为此,台湾大学进行了一项回顾性研究,旨在对接受阿法替尼(afatinib),吉非替尼(gefitinib)或厄洛替尼(erlotinib)医治的患病者出现皮肤毒性的几率进行对比。

  共有146例患病者符合纳入标准。区别有61例、117例、93例患病者曾接受吉非替尼(gefitinib),厄洛替尼(erlotinib)和阿法替尼(afatinib)。总体说来,痤疮样皮疹发生率最高(67.2% [41/61] vs 76.3% [71/93]),其次是皮肤瘙痒和皮肤干燥(47.5% [29/61] vs 63.4% [59/93])。甲沟炎的发病概率最低,但三种EGFR-TKIs呈现显著差异(吉非替尼(gefitinib)9.8% [6/61] ,厄洛替尼(erlotinib)12.8% [15/117],阿法替尼(afatinib)39.8% [37/93];P<0.001)。在21例接受序贯吉非替尼(gefitinib)-厄洛替尼(erlot
比较吉非替尼(gefitinib)和厄洛替尼(erlotinib)阿法替尼(afatinib)医治肺癌发生皮肤毒性几率更高
inib)
-阿法替尼(afatinib)医治的患病者以及初次接受EGFR-TKI的患病者中也呈相似结果。在至少应用180天EGFR-TKI的患病者中,发现阿法替尼(afatinib)可导致甲沟炎的初期发病,并在180天内因皮肤毒性出现更多的皮肤病就诊人数。但这一结果在所有发生皮肤毒性的患病者中并不显著。

  所有出现皮肤毒性的患病者均经由专家推荐的专业皮肤科医生诊疗断定及管理,这些医生的诊疗断定比临床实验中的诊疗断定更为准确。在考虑到个体差异及药品累积要素的影响下,阿法替尼(afatinib)医治中甲沟炎的初期发病以及高发病概率呈显著差异可由以下两点解释:阿法替尼(afatinib)是不可逆的EGFR-TKI,对于EGFR野生型也表现出较强的亲和力,可能导致更严重的皮肤炎症;阿法替尼(afatinib)是EGFR和ERBB2的的双重抑制剂,抑制双通路也许会产生协同增效作用,有27.5%接受辅助曲妥珠单抗医治的患病者会表现出指甲毒性。接受阿法替尼(afatinib)医治的患病者前6个月中皮肤病就诊率的延长可能与皮肤毒性发生率增高有关。皮肤病就诊频率在6个月之后逐渐减少,说明无论哪种药品引发起的皮肤毒性均可被有效控制。因此,应鼓励接受EGFR-TKI的患病者进行积极的皮肤医学护理

  敬请保留本站客服微信,以备不时之需。  特罗凯(tarceva)  tlk

药道网—药到病除,助力生命。汇聚全球药品资讯:中国哪里能买到伐地那非

  • 微信咨询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WhatsApp 沟通
  • 手机扫一扫二维码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